新闻

阿丘科技CEO黄耀:心要大,脚要实,腿要快

发布时间:2021/8/18 15:33:02

“90后CEO”、“学生创业者”、“清华学霸”、“技术男”……创业之初,人们描述黄耀时常用到这些标签。四年来,黄耀和他所带领的工业AI平台阿丘科技以惊人的速度完成升级迭代,正在成为工业AI领域一颗不可忽视的新星。揭开标签,黄耀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选择在工业AI领域向国际巨头发起挑战?又是如何快速完成从一个学生创业者到CEO的转身?与大家分享阿丘科技CEO黄耀的创业故事。

1629269878107880.jpg

阿丘科技CEO黄耀

君联资本企业发展研究院四期班研究员

被命运推了一把

2017年1月20日,清华计算机系人工智能实验室在读研究生黄耀刚刚结束和师兄李竹的一场对话,在回校的地铁上,一份600万的投资意向书突如其来,让他有些吃惊。

命运就这样轻轻把他往前推了一把。

那年黄耀刚刚24岁,两年前因为个人兴趣,他从清华精密仪器系转入计算机系读研。因为选修了一门“创业机会识别”课,接触了一些清华创业的师兄。“当时就觉得创业很酷、好玩”,作为一个天生的行动派,黄耀很快就去参观了这些师兄的公司,并在2015年选择进入两家创业公司兼职“试水”。

在实践中,他发现领导一家创业公司,充满了复杂性和挑战性,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还要有足够的商业意识。对于有强烈自驱力、喜欢挑战的他来说,再适合不过了。这段经历让黄耀坚定了创业的决心,但毕业即创业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师兄李竹在黄耀身上看到了商业领袖的潜质。作为清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高材生,他不仅技术一流,更重要的是,黄耀身上有一种“技术派”少有的商业思维和执行力,这也是他给出600万天使投资的关键原因。

抓住“真需求、新技术”带来的窗口

机器人和计算机视觉的应用方向有很多可能:AR/VR、人脸识别、服务机器人、医疗、自动驾驶等。黄耀认为,创业者在巨头林立的领域里竞争,几乎不可能胜出,只有当新技术或者新市场出现时,才给创业公司留出了宝贵的时间窗,一旦抓住机会,成长将是飞快的。

当时人脸识别领域已经有商汤、旷视等“AI四小龙”,而医疗影像和自动驾驶则专业门槛太高或需要长期巨额资金投入,最终黄耀把目标锁定在工业视觉领域。

之所以选择工业领域,有两个重要的理由:

第一,真需求。在走访工厂的过程中,黄耀看到生产线上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还在用放大镜做质量检测,简单、机械、重复,而这些工作明明可以通过技术来解决。黄耀预测,十年后,工厂面临的最大危机不是人力成本上升,而是根本无人可用。Z世代作为土生土长的互联网原住民,就业观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十年后没有年轻人会愿意做这样无聊的工作。

1629269915104442.jpg

第二,新技术。2012年前后在人工智能领域兴起的深度学习技术,是图像领域最近二十年最大的进展,这一技术的出现让创业企业和国际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相比巨头,创业公司的速度更快,并且工业AI视觉对数据和场景高度依赖,在这方面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拥有无法比拟的优势。

和巨头“叫板”

当时,AI在工业领域的应用其实并不被人看好。

和消费级的人工智能相比,工业级AI的行业标准相当严格。消费级AI的用户是个人,只要有一部分用户接受,就已经是很大的市场,且技术指标不用特别高即可上线使用。但工业领域,企业级客户对AI技术指标要求十分严格,需要完整的POC(Proof of Concept,概念验证)得到客户的认可才有机会上线使用。

工业领域和消费领域另一个重要区别在于数据获取的成本和难度。深度学习需要大量数据来“喂”,消费级AI的数据,比较容易获取,但工业级的数据获取难度非常大,早期需要找到愿意“一起探索AI工业落地”的企业。

在阿丘科技之前,国内的工业视觉基础软件长期被国外巨头垄断。外资厂商通过对算法、关键零部件等核心技术的掌控,占据了工业自动化高端市场的主要份额。国内企业要么是进口海外,要么通过购买国外的软件进行二次开发。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海外公司设置障碍,就会变成“卡脖子”的难题。

在黄耀看来,造成这个局面有三个主要原因:第一,改革开放后二十年来,尤其是加入WTO,中国因劳动力人口优势而享受到了全球工业产业链向中国转移的红利,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近十多年来才面临的课题;第二,过去国内的技术人才,尤其是软件类人才,更多被吸引到蓬勃发展的互联网行业,导致了工业视觉行业的科班软件人才稀缺;第三,工业领域是一个碎片化的市场,客户的要求非常个性化,不同领域有不同的产品,因此开发的难度很高。

阿丘科技是工业 AI 视觉领域率先向全球巨头发起挑战的中国创业公司之一。黄耀认为,随着工业4.0时代来临,近几年来中国在AI、大数据、机器人等关键领域的技术积累和人才厚度已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加之国内制造业体量和客户数量的优势,中国的创业企业非常有希望在工业AI领域实现弯道超车。

心要大,脚要实,腿要快

既然选择了这个赛道,就要做到数一数二。

工业视觉检测的客户需求看起来像是一个个散落的岛屿,而阿丘科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岛屿串起来,合并同类项。要达到这个目标,就必须对不同应用场景有足够深入的理解,从中抽象出问题的本质。

黄耀花了大量时间融入市场,深入一线调研,不断走访客户。黄耀回忆:“创业伊始,我把能联系到的做机器人及工业相关公司走访了一遍,后来又去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工厂实地考察,逐步培养起行业视角。最赶的一次曾经一天跑了4个城市,见了6个客户。”

因为困难,所以更加珍惜每一次机会。

黄耀依然特别清楚地记得,当时在苏州拜访一个客户,对方提出用两周时间开发出一套定制化的AI检测系统。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黄耀却一口答应。他和四个工程师直接睡在工厂里,每天只休息4个小时左右。其中一位工程师在自己婚礼的前一天才赶火车回去。最后,还真的用不到两周时间交付出一个Demo系统,最终将流程和检测效果给客户完成演示。很快,客户就下了2套订单,这也是公司历史上第一个订单。

客户也没想到清华的高材生们能够这么拼、这么务实。阿丘科技的团队风格让工厂的高层和对接的工程师印象尤为深刻,因此在后续的合作中,对阿丘科技的信任度和开放度也非常高。回忆起这段经历,黄耀形容它是纯粹的、充实的、十分享受的,那种忘我、拼尽一切达成目标的感觉,他希望能够在组织里一直延续下去。

2019年上半年,阿丘科技的标准软件产品第一次真正落地,然而销售又面临新的挑战。产品就是卖不动,怎么办?来自投资人的一句质疑,让黄耀在会议室里整整坐了8个小时,走出会议室那一刻,他决定自己来销售AI软件。

他用一个多月时间见了三四十个国内外同行的销售,通过和他们交谈,试着去理解和学习销售。事实证明,他的确能卖得很好。如今阿丘的AI产品在3C、半导体、新能源汽车等10余个行业超过100家工厂应用,客户包括维信诺、富士康、立讯精密、宁德时代、深南电路等。

在组织和人的问题上下功夫

不断去发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是黄耀成就感的来源之一。经历过技术和商业难题的考验,加上今年公司扩张速度比较快,现在的他开始更多地关注组织和人的问题。

阿丘科技的创始团队只有5-6个工程师,都是纯技术背景,黄耀看来,创始团队的齐整度并非决定性因素,选择合伙人时,他最看重志同道合。“有的创业团队阵容豪华,技术、商业、管理,看似齐整,实际上形聚神散。”

在公司成立后不到两年,黄耀完成了一次核心团队的升级,从外部补充了更有经验的行业专家,大家都信这个事能做成。

2017年初,黄耀下定决心要创业后,第一次给团队分享的PPT的最后一页,写着三个词:dream-driven,all -in,enjoy-it。这是他对团队的要求:首先,对于这件事本身的热情和信仰最为关键;第二,要有足够的投入度,聪明人下笨功夫,面对那么多优秀的竞争者,三心二意是绝对做不出来的;第三,要享受过程本身,否则无法长期坚持。

阿丘科技2021年迎来了快速发展,团队从100人扩充到200多人。如何让大家在统一的文化下最大程度地发挥出自己的作用,保持速度、执行力,并得到成长,是黄耀最近思考比较多的问题。在公司最近一次的述职报告会上,看到小伙伴的“华丽蜕变”,黄耀感觉自己的内心被喜悦填满。

在公司飞速发展的同时,黄耀也在不断升级认知,自我迭代。在妻子眼中,他看问题更加直指本质,一针见血;在合伙人看来,他更有商业意识;在同事看来,他气场越发强大,杀伐果断,魄力十足。

刚刚走出校门就成为CEO,黄耀的成长速度肉眼可见,无论是在技术、商业还是管理上。黄耀曾经一度因为要裁掉一些不匹配和跟不上公司发展的老员工而难过纠结,但现在处理起来毫不犹豫。“是不是显得铁石心肠?局部与整体、阶段性目标和长远目标,理清楚一些原则,do the right thing,事情反而简单了”,黄耀说。

在纷繁复杂中追寻本质,既是阿丘科技的业务逻辑,也是黄耀的成长逻辑。他会抓住一切机会和各种牛人交流,也酷爱读书,“把他们的思维方式拆解,远比得到答案重要得多”。

QQ截图20210818145908.jpg

阿丘科技创办于2017年,基于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核心技术的研发,将AI技术应用于工业自动化领域,以解决富有挑战性的行业难题。公司研发的面向工厂自动化的AI深度学习视觉检测平台软件AIDI目前已在多家行业头部客户上线使用,用来解决缺陷定位、检测、分类等工业视觉难题。公司致力于打造领先的工业AI平台,将AI技术真正落地到千千万万工厂。君联资本于2019年领投公司A+轮融资,并于2020年持续跟进B轮融资。

 

推荐阅读

巴媒支招维特塞尔效仿暴力鸟 豪门引进需掷重金在与克拉根福的友谊赛结束后,天津权健队的队员们迎来了难得的假期,一天的休整后,球队将继续按照 “针对性训练 + 友谊赛” 的模式备战。球队接下来【详细】

2018款斯柯达晶锐下线 外观微调/技术升级据美国媒体8月9日消息,继在日内瓦车展上推出近5个月后,斯柯达新款晶锐已在姆拉达博莱斯拉夫工厂下线,目前已接受预订。为进一步加强大众汽车在欧洲【详细】